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奇人两则
     1.藏书家

     我第一次见到藏书家,是在2号线地铁上。他是一个长的不太好看的小孩,穿着极为难受的绿色羽绒服。那天我坐在车厢的长椅上,对面坐的就是他。他埋头读着一本泛绿的外文书(看侧页就知道的,外文书很容易皱)。因为刚刚结束一上午的竞赛课,再加上昨晚的点灯熬油,我竟靠着长椅侧的挡板睡着了。2号线是一条环线,等我醒来的时候,又回到朝阳门站了。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朦朦胧胧中,那身超级难看的绿羽绒服还在我对面,手捧那本泛绿的小说。不过他的身旁似乎有一个女的,身穿英伦风的栗色裹身大衣,陪着他一起看书。长的和艾玛沃特森好像啊。定了定神,那女的却又不见了。

     真是奇怪啊。

     你一直在这里看书吗?

     嗯。

     这样啊。爱看书的小孩就是不一样。那个,你看的是……哦,火焰杯啊。我坐到他的身边,就是刚才那个女人出现的位置。突然一道龙焰从书里喷射而出,幸亏我及时的倒向一侧,否则脸上就直接挂彩了。

     不要,离我,太近。

     他可以把书里的内容具象化。不错的能力,刚才的女人也是他的能力造成的吗?我于是试探着问了他:你妈妈不管你吗?

     他合上了书,转头看着我道:我是从书里降生的。我并没有父母。

     这就是他的真相吗?至少当时,我是这么理解的。书,是他唯一的朋友。我从车厢出去,他依然坐在那里,这时一车厢的霍格沃兹学生如灵体一样闪现。这么多小朋友陪他,他在笑吧。我当时没有告诉他,我是写小说的人,深知小说的本质就是欺骗。书,毕竟不能当成真的朋友。再精彩的书,也不过是一个很好的梦。把头蒙在被子里,好梦是不会再回来的。

     很多年过去了,我也成了孤独的人群中的一员,每天迷茫在地铁上班的路上。偶然的机会,我在地铁的座位上捡到了一本书。书的封皮很丑,绿绿的,名字叫《藏书之家》。我立刻觉察到这是谁的大作了。本着作家对于作品的尊重,我翻开了第一页。

     然而我接着翻开了第二页,第三页……当我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几乎整个地铁里都是看书的人。我们津津有味的看着一本书:《藏书之家》

     其实这本书没什么特别的,它只是满足了人们内心的所有空虚。亲情、友情、爱情……所有缺失的,你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我下车之后,感到恍如隔世。看着沉迷在书里的人们,我想也许他说的是对的吧,书才是唯一的朋友。

     再次见到他是在三天之后吧。毕竟人们都去看书,就没有人工作了,社会就该混乱了。所以政府把一本本小绿书扔到广场,熊熊燃烧的火焰照亮了整个北京。我坐在广场远处的石狮子背上,看着这一幕。很多人流泪了,还有人不知所措,呆坐在地上,看着他们刚刚填满的空虚被大火燃尽。火光中,我看到很多虚幻的影像,由婚礼也有葬礼,有胎儿的分娩,有雌雄交媾,也有伟人在演讲……

     你下一步要怎么做呢?我问他。他长高不少了,斜倚在石狮子下面,目不转睛的盯着城楼前的火光。没什么。我要回去了。

     回书里吗?我问道。

     对。回到虚构本身,一切虚构都将被充实。不过,需要你的帮忙啊。

     也是。我笑笑道。轻松敲完这句话后,我合上了笔记本。真是个精彩的故事呢。朝阳门站到了。我把笔记本放进书包,从车厢里走了出去。

     2.奇长的手臂

     春节的前夕,局里抓到了附近小区入室盗窃的嫌犯。那是凌晨左右的时候吧,他被扭送至局里,而我恰巧在那时值班。

     他静静的坐在问讯室的一头,我们两个之间仅隔了一层防弹玻璃,彼此看的非常清楚。他沉默的低着头,脏乱的长发盖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刀削一样的下巴上满是琐碎坚硬的胡碴。之前的带他来的同志并没有从他嘴里问出什么,看他的样子,我觉得应该是个可怜的流浪汉,也许还有些精神疾病。对于这种人,送到收容所可能就是最好的结局吧。

     半夜的审讯室很静。我有些困了,揉眼睛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他垂在破棉裤之间的双臂。那是一双怎样奇特的手臂啊,长的简直可以说是畸形了。我忽然记起了最近几起诡异的盗窃案。

     失主的贵重财物放在离紧锁的窗户很远的地方,清晨起来,窗户只被敲开了一道仅容一条手臂通过的窄缝,东西已经不翼而飞。

     我们最初的推测,是小偷用了什么长的钩子或者套索一类的家伙。现在,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这事实有些小惊悚啊。我按耐不住好奇,于是问道:

     你的胳膊,怎么回事?

     他还是保持那个姿势不动。我有些后悔了,这种怪人一般还是让他自己静一静,对他对别人都好。

     我小时候喜欢写书。

     出乎意料的,半分钟后,他说话了。他的声音很柔和,与他的外表格格不入。

     但是爸爸妈妈不喜欢我写书。一发现我写的书,他们就撕了。

     我在屋里写作业,屋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下面有一个地柜。我有时坐在哪里写书,装作写作业的样子。一听到有人进来,我就用胳膊把书藏到桌子下面的地柜上。

     我五六岁时胳膊很短,每次都被发现,书就被撕了。后来我的胳膊越来越长,被发现的机会就越来越少。然后我一直写。

     之后,我们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第二天,他的父亲领走了他,交了保金。那是一个看起来相当慈祥的老人,真是不懂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怪物。我记下了他们的住址。

     这件事情一直在我脑子中,令我久久难以忘怀。这对父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如果他的儿子真的有什么心理疾病的话,还是应该送到医院看一看比较好。老人岁数这么大,总不能照顾这个畸形儿子一辈子......

     终于,在一个周末,我决定去探访一下这对父子。按照老人留下的地址,我找到了他们住的地方,是一栋很老旧的居民楼。我到楼下打听了一下,但是很不凑巧,附近的大妈告诉我,他们已经搬走了。我抱着试探的心理上了楼,来到了地址上所写的房间。推了一下锈迹板板的铁门,门没有锁。我小心的走了进去,确实已经没人了。客厅里空空荡荡,几乎没什么东西。角落里是几个不明所以的铁架子,还有一些锁链。铁架子下面放着很多陈旧的图纸,我蹲下来看了看,是关于人体结构的一些解剖图。

     走到他所描述的那件卧室。真的如他所言,有一张长桌和椅子。我弯腰钻到桌子下面,是一个地柜。

     嗯?

     就在地柜的上方,有一个浅色的东西,方方正正的,已经落满了尘土。

     我伸出我的胳膊,费劲的够到了那个放在地柜上的东西。拿了出来之后,放在阳光下抖了抖,是一个小本子。这难道就是他说的,他一直在写的书吗?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翻开了本子,本子里的内容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每一页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句话:

     我想出去

     我想出去

     我想出去

     ………

     联想到之前客厅看见的古怪物件,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