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试衣
    菜菜思索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是说你画得是聊斋,那个衣衫半解的女人是狐妖?狐仙?还是别的妖怪,白骨精啊什么的?”

     舒宜跟着菜菜的思路思考着那女人应该是什么妖怪。难道这春宫图里另有玄机,还是有什么高深莫测的含义?

     蒋阳眼底流露出茫然之意,他无语地将自己手机递过去,“你仔细看看。”

     手机屏幕显示出一幅古意盎然的画,画风诡异而妖冶。一边是残破的房子,房前挂着被风吹歪的大红灯笼,雪地上是凌乱的脚印和鲜血,几具骷髅散落在旁,而另外一边是群魔乱舞。

     画中有序,凌而不乱,一种浓郁的黑暗气息扑面而来。

     菜菜愣了一下,惊叹道,“画得真好看!”

     舒宜也凑过来,这才是她熟悉的画作。蒋阳从前就喜欢临摹那些鬼鬼怪怪、奇形怪状的东西,如今看起来画技愈发精湛,“的确挺好看。”

     蒋阳微扯唇角,淡然道,“我只擅长画这种暗黑系的。”

     舒宜轻舒一口气,蒋阳虽然叛逆在她眼里却一直是个乖孩子,画这些就对了。刚才吴亦然给她传得春宫图应该是恶作剧,毕竟上次她去画室给蒋阳送东西时,他也玩闹得很开心。

     “好好画。”舒宜鼓励道,“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位名画家的。”

     蒋阳唇边的笑纹深了一些。

     就在以为这件事马上就要被揭过去后,菜菜却语出惊人,“哎呀,弟弟不得了呀。画风多变啊,不仅鬼怪画得好,春宫也画得棒。嘿,不要不好意思哦。”

     菜菜见蒋阳眼眸微眯,她声音压低了一些,“这两幅画风一样一样的,肯定都是出自你之手吧?”

     “你眼神不太好。”蒋阳夺回自己的手机,冷冷地说了一句,他的眼神冷冽如刀,如果眼神能杀死人,菜菜已经被杀一百次了。

     不过他已经不准备继续这个话题了。

     他看了看楼梯口的广告牌,“听说最近活动很多,折扣力度很大。”

     舒宜点点头,“不如我们先去看男装?”

     女装在二三楼,男装在七楼。蒋阳并不急躁,“我没关系,不如你们先看。”

     “我想要的外套就在这儿。”菜菜想试外套的店面就在楼梯旁边,她看了舒宜和蒋阳一眼,“不如先帮我看看,若是合适我就直接买,若是不合适我们等会儿就先去看男装?”

     “行。”

     菜菜看中的是一件长款的羊绒外套,粉嫩的颜色,走甜美韩版风。菜菜脸儿圆圆,长相偏甜,这样的风格很适合她。

     舒宜点了点头:“挺好看的,料子也好,你换上试试。”

     导购小姐一边给菜菜拿衣服,一边笑眯眯道,“这是纯手工的双面绒,保暖又时尚,今年特别流行。”

     菜菜换上外套之后在蒋阳面前转了一圈,“小弟……阳阳,以你艺术家的眼光来说,我穿这样的衣服合适吗?”

     菜菜此刻渴望得到认可,压根不记得也不知道前一刻她还“得罪”了这位大艺术家。

     “内衬可以换一件,颜色不对。”蒋阳打量了一圈,伸手指向另外一件浅色系的毛衣,“你换那件、裙子可以搭这个色,这条围巾配色显肤色。”

     菜菜喜不自禁,“真的吗?”

     菜菜根据蒋阳的提示,抱着一大堆的衣服进试衣间换去了。

     舒宜坐在休息沙发上等,却见蒋阳朝着一个方向指过去,“你穿这件好看。”

     “什么?”舒宜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是一件鲜红色的长款外套,“会不会太亮啊?”

     蒋阳一脸认真,“不会,这个颜色很正。”

     一旁的导购小姐听见了,也笑眯眯道,“你男朋友的眼光很好呢……”

     蒋阳眼底的笑意还没有化开,却因为舒宜一句“什么呀,他是我弟弟”而瞬间隐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导购小姐笑着道歉,“这件外套卖得特别好,小姐你皮肤白,穿着一定好看。”

     “好吧。”

     菜菜此刻正好换装出来,她站在试衣镜前摆着各种pose,对自己的新造型特别满意,“哎呀,这样搭起来真的好看耶,艺术家不愧是艺术家,眼光都这样毒辣……以后买衣服还能不能带上你啊?”

     她微微一顿,视线落在镜子中的蒋阳身上。舒宜正在试外套,他站在她的身后,脸上卸下所有伪装,看着她的眼神专注而……痴迷。

     菜菜面色一顿,她好像知道太多秘密了,会不会被灭口?

     “哎呀喂,好贵啊,真的好贵!”她本来只想要一件外套,如今她是外套要了,内裳也要,裙子也要,围巾也要,好贵呀好贵,一个月的工资都没有了,“替我包起来吧。”

     她一边心痛地掏信用卡,一边又去询问蒋阳的意见,“艺术家,你还有别的建议吗?”

     蒋阳轻飘飘地说道,“鞋子颜色不搭,你再换一双吧。”

     菜菜眼睛发亮,“好!我去买。”

     舒宜在这个时候换上那件鲜红色的外套,版型很好,一点都不嫌厚重。这个颜色真的很漂亮,更衬得她的皮肤莹莹如玉。

     菜菜感叹:“好漂亮哦,你果然适合这种亮色的颜色。”

     “不错。”蒋阳也比较满意,不过他还是指向同款的果绿色外套,“你再换这件试试,不过内搭要换一下。”

     舒宜反正已经在试了,也不嫌麻烦,拿着衣服进了试衣间。

     等她换好出来的时候,却见蒋阳淡淡道,“果然还是红色的比较好看。”

     舒宜这才发现蒋阳已经付完单,让导购小姐将外套给包起来了。菜菜似乎对这边发生什么事一无所知,正在看能搭衣服的饰品。

     舒宜拧起眉头,有些生气,“你……”

     “我还不知道你,为了省钱买件衣服都犹犹豫豫的。这件很好看,值得买,而且……”蒋阳满不在乎,“你不是迷信么?新年穿红衣服,明年必定开年大吉,财源滚进。”

     “咳、咳……”舒宜还记得大二那年暑假,正是她二十周岁的生日。她听朋友说生日要穿一身红才好一年顺遂。于是她买了红色的内衣、内裤、袜子。

     她在阳台上洗衣服的时候,蒋阳正好找她吃饭。他瞥见她正在洗得东西,面不改色地啧啧两声,“这一片红彤彤地要干什么呀?”

     舒宜当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见他还是个小毛孩,还是与他解释了这个缘故。

     “迷信!”他听完,嗤之以鼻,可当天下午他送了她一条带手腕上的红绳,“我想吧,你既然要这么搞就全身武装吧。学校门口,一块钱一条,赏你的。”

     “……”

     商场里的衣服都贵得离谱,舒宜本来不打算买。不过如今蒋阳提起这个典故,再加上这么正的颜色确实难找,舒宜也就想着狠狠心咬牙让自己接受这个价位,“多少钱,我等下把钱给你。”

     蒋阳挥了挥手,有些不耐,“打了折扣,没多少钱。”

     商场里冬天的衣服,一件比一件贵,这件大衣料子软,版型时尚。舒宜看了一下价格,原价三千六,打完四折也还要一千三,怎么叫做没多少钱。

     舒宜当下就要从身上找钱给蒋阳,蒋阳抓着住她的手腕不让动,有些恨恨的味道,“给点面子,就当新年礼物行不行?”

     舒宜语气坚定,“我可不收这么贵的新年礼物。”

     “诶?你们干什么呢?”菜菜一转头,就见蒋阳握着舒宜的手,再观看两人的表情,眼睛不由动了动。

     蒋阳慢慢收回手,却见舒宜要拿手机给他转账。她沉着脸不说话,看起来是生气了。他有些恼,似乎他们常常因为钱的问题闹别扭,可……

     蒋阳轻叹了一口气,扯了扯舒宜的衣服,“别弄了,你上楼再买件礼物还给我不就行了?”

     舒宜想了想,“也行,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