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心跳
    “舒宜,不要逃避……”许慕白的身体前倾,将舒宜的身体桎梏在椅子和自己当中。

     他轻柔地吻着她的脸颊、耳朵,呼吸暖暖地吹过她的耳畔。他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并不像往日里那样冷冷清清,像清风徐来,静静地在耳旁拂过。

     舒宜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地喘着气。

     结束了刚才的吻,她的心扑通扑通跳得热烈,那些伤感的、无奈的事仿佛远去。她想时间总会抚平一切伤痕,蒋阳总有一天会明白他会找到与他生命契合的那个人。

     “舒宜?”他柔声唤她的名字。

     她不好意思抬头,声音软糯糯:“什么?”

     “快点喝你的牛奶,要凉了。”

     她细声细气地回答:“不喝了。”

     “要不要我喂你?”

     舒宜的心中一个激灵,她的脑海里莫名地想起电视中男主角要给女主角喂东西的场面,好像是用嘴喂的吧?

     她端起牛奶飞快地喝下去。因为喝得急还呛到了,面色通红一片。

     许慕白温柔地拍着她的背,唇边含着微微的笑意。他伸出手来轻柔拭去她唇边的奶渍,还极暧昧地揉了揉她柔软粉嫩的唇瓣,眸子渐渐微暗:“你刚才在想些什么?”

     舒宜并不承认:“我什么都没有想……”

     他的气息逼近,声音带着无限魅惑:“你撒谎。”

     舒宜尴尬地站起来,有些慌乱道:“我去洗衣服啦。”

     她是爱情中的新手,在感情中她生涩而懵懂。她不知道别的男女之间是怎么相处的,但是此刻她被戏弄地想要太跑。

     舒宜到阳台上洗衣服,许慕白也没闲着跟了上去。他坐在阳台的摇椅上,随手拿了一本杂志翻看。他刚想和她说点什么,一抬头,正好瞧见了她手中的小裤裤,上面有一只小鸭子。

     他莫名地觉得好笑:“小黄鸭么,跟你挺配的,一样呆呆的。”

     舒宜的唇角抽搐了一下,忙将手中拿着的裤裤塞回水中。她回头瞪了一眼在椅子上悠哉摇晃的许慕白,“许慕白,请你尊重我的*好吗?”

     “你的*?”许慕白笑得很暧昧,“迟早会成为我的*。”

     舒宜顿时有一种把他拍飞的冲动。等一会她还要把她的内衣裤都挂在阳台上,他坐在这里,她连衣服都不敢洗了。她闭了闭眼:“许慕白,请你进去好吗?快点!”

     他没有为难她,放下杂志,乖乖地进去了,“好啊。”

     舒宜洗完衣服进去,发现许慕白正坐在沙发上看一部电影。他见她进来,冲她招招手:“过来,一起看。”

     舒宜坐得位置离他有点远,他强势地将她往自己怀里揽。

     舒宜抿着唇:“你干嘛对我动手动脚的?”

     许慕白对于动手动脚这个四个字表示很不认可,他用手重重地弹了一下她的脑袋,理所当然道:“大冬天的,抱着暖和。”

     舒宜叹气,以前总觉得他清冷又淡漠,但是熟识之后发现他偶尔特别孩子气。

     舒宜刚开始还僵着身子,后来也就随意地靠在他的身上。许慕白为了让她靠着舒服,拿了一个枕头垫在自己的腿上。

     舒宜昨晚没睡好,还有些困,她刚开始还看着电视和许慕白时候几句话,渐渐地声音轻下来,然后就睡着了。

     许慕白一动不动,他拿了条薄被盖在她的身上。他垂眸看着她,她的睫毛很长像一把小扇子一样,他伸不出伸出手来,轻轻地刮过她的睫毛。

     很好玩。

     他的手指拂过她轻柔的发丝,细腻的脸颊,动作轻柔而自然。

     他没有告诉她,昨晚他也没有睡好。朦朦胧胧中,他总觉得这只是梦一场。

     舒宜睡了一觉醒来,张眼就对上许慕白的眼睛。她苍白的脸颊悄然浮现两团红晕,心底的惆怅消失了,被淡淡的甜蜜取代。

     “饿了么,我们出去吃?”

     “好。”

     许慕白带舒宜去吃东西,又带她去了“末日”,这是一家□□,这里华灯溢彩。即便是过年,这里仍旧显得热闹。

     舒宜没有想到许慕白会带她来这里,她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金碧辉煌。

     许慕白坚定地握着她的手,带着她进入了一个包厢。

     包厢里约莫有七八个人,男人们衣冠楚楚,女人们穿着精美的华服。一对男女正在深情款款地对唱情歌,里面有点喧闹。

     许慕白凑到舒宜的耳边:他们都是我小玩到大的哥们。

     舒宜这才反应过来,许慕白竟直接带着她来见他的朋友们。她心里责怪许慕白事先竟也不告诉她一声,但又生气不起来,毕竟这是在所有的朋友面前公开了他们的关系。

     包厢的门一打开,里面的男那女女视线都朝着这边望过来,舒宜看着这些陌生的面孔,微微一笑,落落大方地打了个招呼:“大家好。”

     “这是舒宜?”其中有个男人一眼就认出了她,“好久不见,越变越漂亮了!”

     舒宜以为自己听错了,却见另外几个男人都笑了起来,一个个冲着许慕白挤眉弄眼:“苦恋多年,终成正果啊!”

     “舒宜,许少是怎么拿下你的?”

     舒宜有点囧,一脸茫然地望着大家。为什么大家跟她的关系好像都很熟稔一样。

     也不知道是谁先说了一句:“舒宜,你记得不记得我是谁啊?余让啊!”

     “我是方铭啊!”

     舒宜一脸尴尬地冲他们微微笑,“你们好,你们好。”

     “你真不认识我啊!”方铭不可思议地看着舒宜,“我以前三(2)班的啊,校足球队队长啊,你有印象吗?哦,对了我还捡到过你的饭卡,还记得吗?”

     “……”

     “以前你在奶茶店里做兼职的时候,我们几个天天去买奶茶,有印象嘛?”

     方铭冲着许慕白告状:“慕白,她为什么不记得我们?”

     舒宜尴尬得脸都红了,她的脸盲不仅仅是针对许慕白一个人的啊。

     许慕白将她搂在怀里,瞪了他们一眼,“她连我都不认得,更何况你们。”

     “哈哈哈哈。”也不知道是谁笑起来,“舒宜啊,慕白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你忘记他那么久,他有没有欺负你啊?”

     “呃……”

     “你知道不知道他去年……”

     “咳。”许慕白咳了两声,凌厉的眼眸一扫,他们马上就不说话了。

     去年?去年怎么?她好像和许慕白完全没有交集吧。

     好像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些往事,舒宜的脸上一阵阵发烫,原来他喜欢她,每个人都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凑了过来,仔细地打量着舒宜。她眨着眼睛,唇边泛起笑容,冲着许慕白道:“表哥,她就是舒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