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番外一
    许慕白之前想过再不许舒宜沾上一口酒,她醉酒后会变呆萌,会不记得他,醒来后会断片,答应他的事会通通忘记掉。

     但事后他不得不承认,醉酒后的她也蛮可爱、蛮好玩。至少那个当口,她特别听话,特别的乖巧。

     今天是他们第一年的结婚纪念日。

     许慕白特地早早地回到家,精心准备了一顿烛光晚餐。

     舒宜回到家,发现雪白的长毛地毯上用鲜红色的玫瑰花瓣摆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爱心。她怔了一下,就见身着正装的许慕白抱着一大束玫瑰徐徐朝她走来,眼眸漆黑,故作神秘,“老婆,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们结婚纪念日。”这么重要的日子,她当然不会忘记。舒宜眼眸弯弯,接过许慕白手里的鲜花,顺势靠在许慕白的怀里,抬头亲在他的下巴上,“节日快乐。”

     许慕白低头在她的唇瓣上啄了一下,唇边笑意上扬。

     他抓着她的手,将她带到餐桌前,推开凳子使她坐下来:“接下来,我们就开始享受这个夜晚。”

     晚餐上的每一样食物都精致到极点,丝毫不比昂贵餐厅里的菜品差。舒宜上了一天的班,本就饥肠辘辘,如今看到这些精致的食物不由地食指大动。

     她品尝着美味食物,眼睛享受地眯起来:“好吃。”

     许慕白很受用,“那当然,也不瞧瞧是谁做的。”

     舒宜有些好笑,用叉子叉了一块水果递到许慕白的唇边,笑盈盈地看着他:“奖励亲爱的你。”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吃下叉子上的水果,又吻了吻她的手指,眼神温柔深情,动作充满了柔情蜜意。

     她收回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脸,有些苦恼道:“你回回都做那么好吃,害我都变胖了。”

     她和许慕白结婚之后,只要一有空必是许慕白来做菜。他做的好吃,她也捧场,只是她觉得她的身材快要走样了。她还记得菜菜前段时间见到她:“果然是生活滋润,脸都圆润多了。”

     “不会啊。”许慕白捏捏她的脸,有些暧昧地勾起唇,“我觉得正好,原来太瘦了,抱着都是骨头,现在抱着很舒服。”

     “唔……”

     “你没有变胖。”许慕白很认真地看着她,“不信我等下替你仔细——摸摸。”

     “……”舒宜垂下眸不与他接话。

     “来,为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干杯。”许慕白举起手中的红酒,修长白皙的手指和红酒的颜色相得益彰。

     “干杯。”舒宜举起手中的酒轻晃,与许慕白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

     干杯之后,舒宜有些犹豫,要不要喝酒,好像每一次她喝醉,都会干出一些傻事来。她常常不记得自己答应了许慕白什么,然后惹得他生气。

     此刻烛光摇曳,气氛旖旎浪漫,她忍不住抿了一口。

     不过,她也仅仅只是抿了一口而已。

     等到一顿饭结束,她杯子里的红酒几乎没有怎么动过。许慕白不知何时坐到她的身边来,一把她揽到自己的怀里,面对面地坐着。

     他拿过她的红酒在手中轻晃:“偶尔为之,不要浪费了。”

     舒宜以为他要替她喝下这杯酒,却见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捧着她的脸,将自己的唇压了过去。

     他将她的腰肢禁锢在怀中,将口中的红酒喂入她的口中。舒宜突然被灌了满满一口红酒,有些不适应。

     不过许慕白根本就不许她反抗,他的唇舌都抵着她,不允许她反抗。

     一整杯红酒都被以这样的方式喂入了她的口中,这杯酒她喝了多久,他们就唇齿交缠了多久。

     此刻,舒宜也不知道自己是被酒喝醉得,还是被吻醉了。她的脸上很烫,身上的肌肤出现了粉嫩的红色。

     许慕白看着她水光潋滟的唇瓣,眼眸越发幽暗。他低头舔去她唇边的酒渍,声音性感沙哑,眼睛亮得吓人:“酒好喝吗?”

     舒宜摇头:“不好喝。”

     她实话实说,她从来就不觉得酒是好喝的东西。

     “没品位的丫头,这可是82年的酒。”许慕白的唇又轻轻地触碰着她的脖子,手指慢捻着她的耳朵。这里是她的敏感地带,每次他摸她耳朵,她的身体都会僵住,模样可爱极了。

     舒宜双手搂住他的腰身,头舒服靠在他的肩膀上:“我醉了,想要睡觉。”

     许慕白手上的动作不停,“不如我们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

     许慕白靠近她的耳朵,呵气如兰:“我们玩石头剪子布,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可好?”

     “好啊。”

     许慕白唇边的笑容勾起,好笑地亲亲她的脸蛋,这丫头真容易醉。酒醉后的她,无论什么要求问她好不好,她都是乖乖答应了:好啊。

     于是两人就坐在柔软的地上玩起了最幼稚的石头剪刀布。

     第一局许慕白出了石头,舒宜出了剪刀。

     许慕白笑容灿烂:“舒宜,你输了哦。”

     “哦。”

     “脱衣服。”

     “……哦。”舒宜把外套脱下来。

     第二次舒宜一个剪刀,许慕白一个布。

     许慕白垂着眸,一本正经道:“你又输了。”

     舒宜不解地看着他:“又输了啊?”

     “是啊。你是剪刀,我是布,我的布盖住了你的剪刀,对不对?”他努力地歪曲事实,“你脱衣服。”

     舒宜脱下一只袜子。

     许慕白不满:“不是脱衣服吗,你脱袜子干嘛?”

     舒宜白了他一眼,理所当然道:“脱衣服冷啊。”

     许慕白:……

     第三局,舒宜出石头,许慕白出剪刀。

     许慕白继续无耻:“你又输。”

     舒宜慢悠悠地脱了另外一只袜子,一脸不解地看着许慕白:“为什么一直都是我输?”

     “因为你笨嘛。”

     舒宜憨憨地笑起来:“那你让让我嘛!”

     “怎么让啊?”许慕白假装不解。

     “嗯,就当我赢了一局,轮到你脱。”

     “行啊,我只让一局。”许慕白脱掉西装外套。他的眼底眉梢全都是笑意,他此刻有些乐不可支,自己的老婆只有自己能疼,只有自己能欺负,这种感觉真不错。

     又玩了两局,不管过程如何,反正都是舒宜输。最后,舒宜脱得剩下只剩下内衣和小裤裤了,幸好屋子开着暖气并不是很冷。

     舒宜再输了一局之后,她开始耍赖,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身体,义正言辞:“我不要脱了。”

     “愿赌服输。”

     “我不赌了。”酒醉后的舒宜也是有脾气的,把把都是她输,她不乐意了,“我要去睡觉。”

     许慕白坐在地上,看着舒宜起身,灯光下,她肤如凝脂,散发着奶白色的光泽。她的腰部纤细,双腿笔直,因为最近把她养胖了一点,所以不该小的地方也开始散发着令人不可抵挡的媒婆。许慕白伸手抓住她的脚踝,在她身体一个不稳时,将她整个人搂在怀中。

     舒宜挣了挣,有些不满:“许慕白,你不要欺负我。”

     听到她带着撒娇喊自己的名字,许慕白环着他的双臂越紧:“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有些好奇,又感到激动,毕竟在之前的试验中,她每次都叫不出他的名字。

     “你是我丈夫,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又不傻。”

     “是啊,你一点都不傻。”许慕白抿着唇笑,眼底璀璨光华。

     他直接抱起舒宜去了浴室,然后不顾她的意愿在浴室里继续让她和自己玩这个幼稚的游戏,当然,她身上最后两件遮挡物也输光了。

     这个游戏还在继续下去,他还欺负着她这样、那样……

     舒宜委屈兮兮地趴在浴缸上:“不要了好不好?”

     “不好,你输了。”

     “那放过我好不好?”

     “不好。”他又亲亲她,“这是在疼你。”

     舒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许慕白早已醒了,黑眸笑盈盈地盯着她看:“宝贝,醒了么?”

     舒宜躺在床上,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她茫然地看着许慕白许久、许久,很认真、很严肃:“从现在开始,我拒绝跟你说话。”

     “是怪我昨晚没有满足你么?”

     舒宜将被子蒙在自己的脸上:“不要脸。”

     她懊恼地闭着眼,她真是……居然被欺负得那么惨!

     “你昨晚是清醒着的么?一一?”许慕白的双手缠了上来,他的胸口贴在她的背上,因为在笑,胸口轻轻地发出震动声。

     舒宜咬下唇,拒绝和他讨论这个问题。

     他咬了一下她的耳朵:“不要害羞,我不会笑话你。”

     “……”她闭上眼睛,脸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