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配合
    “老同学?”在场的人都一脸吃惊地望向舒宜,其中最过惊讶的要属菜菜,舒宜和许慕白是同学,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舒宜唇边的笑容一僵,她迎向大家的视线,一脸茫然:“什么老同学?”

     许慕白迈开修长的腿朝她走过来,冲她伸出一只手,望着她的湛湛黑瞳含笑:“老同学,帮忙配合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舒宜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抹不怀好意。她抿着唇没动,这不是配不配合的问题,是他们压根就不熟好吗?

     菜菜挤了过来,带着点护短的味道,“许少,你这就不对了,在场那么多女生呢,你怎么不说她们也是你的老同学啊?”

     许慕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面前这张隐在阴影处的清秀脸庞。她一脸呆滞地看着他,完全就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她还是像记忆中的样子,无辜的时候像只纯白的兔子。

     他清冷的眸子恢复了淡漠,微扯了扯唇,语气不容置疑,“我选你。”

     他不去解释所谓的老同学,大家也不在乎,反正要的就是要看个热闹。男人们也欢呼起来,“唱情歌,唱情歌。”

     先前搭讪过舒宜的那个男人更是摇起了摇铃,“天籁之音来一个,天籁之音来一个……”

     舒宜心中腹诽:天籁之音?那完全是魔音穿耳好吗。

     女孩们齐声道:“一一,我们要听你唱歌。”

     舒宜:……

     在这种热情的氛围下,舒宜也不好再拒绝。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吧,不过歌由我来点。”

     “《三年二班》?”她弯腰点歌时,许慕白读出了她点的歌,“原来你还记得我在哪个班?”

     “什么?”舒宜还没明白他的意思,马上就有人抗议,“不行不行,《三年二班》算什么情歌,必须是情歌,这个不算。”

     “那就《夜曲》?”五音不全是舒宜的短板,但是她说唱部分还是很溜的。她还是想挣扎一下,不想在这群新认识的朋友面前丢人。

     “不行,就算一定要唱周杰伦的歌那也必须是经典曲目《屋顶》啊!”

     舒宜唔了一声:“我不太会唱……”

     难度系数那么大的歌,她不仅能唱跑调,还能破音。

     许慕白看了一眼舒宜此刻为难的神色,轻笑一声:“夜曲就夜曲吧。”

     当夜曲的前奏响起来时,许慕白压低声音在她耳旁轻轻地说了三个字:“小音盲。”

     舒宜一怔,微张开唇,眼底闪过一抹不可置信。

     他提醒她:“开始了。”

     舒宜负责夜曲的前半部分说唱:“一群嗜血的蚂蚁,被腐肉所吸引,我面无表情……我在空旷的墓地,老去后还爱你……”

     终于到副歌部分,她停住,他顺势接上:“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

     他唱歌时的声音很好听,富有磁性,并带着一种淡淡的慵懒,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她忍不住看向他,他的侧脸笼罩在昏黄光线中,眼角上扬,眉眼倨傲,又带着随性洒脱的意味。

     此刻的他迷人得一塌糊涂,真的很难不让别人把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

     “对你心跳的感应,还是如此温热亲近……”他偏过头来,对上她的视线,朦胧的光线下,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神色的阴影,显得眼眸越发深邃。他轻轻地眨了一下眼,唇边的笑容微微漾开,舒宜只觉得心漏跳了一拍,及时地转回了头。

     一首曲毕,包厢里都是欢呼声和鼓掌声,“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屋顶》!”

     许慕白呵了一声,眉梢微挑,“刚才我抽到的牌好像是一首,不是两首吧?”

     菜菜凑到舒宜身边,摇着她的手臂,“哎哟,唱得不错哦。”

     舒宜冲她一笑,轻轻地吁了一口气,终于有过了一关的感觉。舒宜还想回到角落里坐着,许慕白却抓着她的手臂往人堆里去,“老同学,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做什么?大家一起玩才是啊,对吧?”

     “是啊,是啊,一起玩嘛。”

     舒宜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直接被许慕白摁在茶几前面的一个空余的座位。说实话,舒宜是惧怕玩这样的游戏的,提问问题的人总是有千奇百怪的问题要问,令你阻挡不住。

     但是有时候真是你怕什么就来什么,才上场的第一轮,她就抽到了一个小a,而提问者是许慕白。

     就在舒宜还在担心对方会给她提问什么难以回答的问题时,他却随意地靠在背上,“既然是老同学么,我也不为难你。就问个简单的吧,你的初恋是谁?”

     舒宜诧异,“啊?”

     许慕白的视线紧锁住她,“我就随便问问,看看我认不认识他。”

     舒宜回答得很干脆,“我没有初恋。”

     在场的人有人惊讶,有人质疑。

     “好,下一轮。”许慕白低头理牌,低垂的眸子含着一丝极浅的笑意。

     游戏还在继续,歌唱还在继续,夜渐渐深了。舒宜的生活向来规律,此刻她已经困得马上就要睡过去。她明天还要上班,此刻也几乎撑不下去:“菜菜,我就先走了啊……”

     “别嘛~难得大家一起玩。”菜菜喝了不少酒,有些醉了,脸蛋红扑扑的,拉着舒宜的手不乐意放。

     “要回去了么?”许慕白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站在她的身旁,“我正好有点事要回去,不如送送你吧?”

     舒宜摇了摇头,“不用,我打车就好。”

     “让他送让他送,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回去也怪不安全的。”菜菜半眯着眼睛,嘱咐了许慕白几句,“许少你一定要把她安全送回家啊,否则我饶不了你的。”

     郝明也附和,“一一你家住得不远,让慕白送吧。”

     舒宜也不好坚持,“那谢谢了啊。”

     “走吧。”许慕白冲着舒宜微微偏了偏头。

     舒宜跟着许慕白从ktv出来,外面的世界很安静,唯听得冷风在耳旁猎猎而过。舒宜将脖颈里的围巾紧了紧,一步一步地跟在许慕白的身后,看着他修长的身影被灯光拉得老长。

     走在前头的许慕白突然转过头来,“慢慢吞吞地走在我身后偷窥我做什么?”

     舒宜一噎,快步走上来。

     他的车停在前面不远,他开了门让她坐进去,然后绕到驾驶座上。车子启动起来时,他突然朝她靠过来,温热的气息骤然靠近她,舒宜瞳孔骤然紧缩,猛地往后退,“你干嘛?”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安全带。”

     “我自己来……”舒宜有些不好意思地去扯安全带,却不经意覆在他的温热的手背上,然后又慌慌张张地放开。

     “老同学,你以前不会这样毛毛躁躁的。”他低头替她将安全带系上。

     “我们……”舒宜现在脑海里仍旧对他没有半点印象,在她的记忆中没有一个叫做许慕白的男孩。

     “s一中,你在四班,我在二班。”

     “原来是同校校友。”舒宜认真地点点头,“那个,我可能有点脸盲。”

     “呵呵。”许慕白有些自嘲地笑笑,启动车子往前行驶而去,“不重要的人,不重要的事,你只是不屑于记住罢了。”

     车里一时之间寂静无声,舒宜想反驳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